• <i id='6n2b5'><div id='6n2b5'><ins id='6n2b5'></ins></div></i>

      <fieldset id='6n2b5'></fieldset><acronym id='6n2b5'><em id='6n2b5'></em><td id='6n2b5'><div id='6n2b5'></div></td></acronym><address id='6n2b5'><big id='6n2b5'><big id='6n2b5'></big><legend id='6n2b5'></legend></big></address>

      <dl id='6n2b5'></dl>

      1. <span id='6n2b5'></span>

        <i id='6n2b5'></i>
            <ins id='6n2b5'></ins>

            <code id='6n2b5'><strong id='6n2b5'></strong></code>

          1. <tr id='6n2b5'><strong id='6n2b5'></strong><small id='6n2b5'></small><button id='6n2b5'></button><li id='6n2b5'><noscript id='6n2b5'><big id='6n2b5'></big><dt id='6n2b5'></dt></noscript></li></tr><ol id='6n2b5'><table id='6n2b5'><blockquote id='6n2b5'><tbody id='6n2b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n2b5'></u><kbd id='6n2b5'><kbd id='6n2b5'></kbd></kbd>
          2. 劇方申報時要劇本抽審 “攢劇本”應付引業內嘩然

            • 时间:
            • 浏览:23

            今也談談,古也談談。這裡是一手查舊賬一手翻新聞的小編。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不讓大傢久等瞭,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

            劇本創作承諾書

            國傢廣播電視總局2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針對電視劇、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的備案申報流程發生調整:除瞭過往申報所需材料,劇方還需要提交一份《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

            新政剛出之時,業內聲音普遍認為,此舉有利於敦促制片方更加重視劇本工作,完成劇本全本後再進行影視劇拍攝,也有助於提升國產影視劇的整體制作水平。不過,近日業內有消息傳出,不少劇方為應付劇本抽查,開始采用寫手“攢劇本”,提前加工出劇本全本。這一“對策”引起業內嘩然,而相關產業鏈雛形初具,更令人擔憂國產劇的劇本質量。

            劇方申報時面臨劇本抽審

            國傢廣電總局在新政中規定,對重點網絡影視劇(包括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規劃備案申報事項和審核工作進行調整。“在填報系統時,除瞭要求提交《重點原創網絡影視劇規劃信息備案表》之外,還要求必須提交《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

            過去,網絡電影、網絡劇等申請規劃備案時隻需要填寫“重點原創網絡影視劇規劃信息備案表”即可,內容包括節目名稱、聯合制作機構、意向播出平臺、節目類型、題材、不少於1500字的內容概要和不少於300字的思想內涵闡釋、制作預算等。新政確立後,劇方需要提交《重點原創網絡影視劇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承諾作品已完成劇本創作。經瞭解,目前項目初審並不要求提交全本劇本,劇方在申報系統中暫時隻需提交承諾書。但在提交承諾書後,可能會面對省級廣電系統的初審抽審。北京市廣電局於2月6日下發《關於臨時變更重點網絡影視劇備案材料報送方式的通知》,要求被抽到的項目須發送電子版故事梗概及完整劇本到指定受理郵箱。

            據相關人士透露,目前地方廣電系統已執行廣電新政,新政後申請的影視劇立項都需要網絡提交承諾書。初審環節雖然不要求提供劇本全本,但一旦在抽查中發現劇方的劇本創作實際並未完成,可能會有相應的懲罰措施。從這一點來看,對項目立項階段的劇本要求,新政後確實有所加強。

            “攢劇本”寫手應運而生

            有關部門針對劇本的新政,在出臺時得到瞭業內的普遍認可。知名策劃人譚飛表示,廣電新政的出臺是希望提升劇本創作的地位,也是從源頭提高國產影視劇創作的標準,出發點本身是好的。在他看來,“攢劇本”的行為更多是某些在創作上想耍滑頭的劇方針對新政的應付之策,是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據行業媒體報道,廣電新政出臺後,“劇本攢手”接受創作委托,並按照制片方的要求來攢湊劇本。“網絡電影劇本3到5天,網劇劇本7到15天,速度相當驚人,跟風、高仿、蹭IP更是傢常便飯,甚至成為瞭影視劇粗制濫造的源頭之一。”這一現象在網絡電影領域尤為明顯,據媒體報道,“一些公司開始網羅一批‘劇本攢手’,甚至有些制片人自己上手,把一些公版IP、經典元素和熱門橋段排列重組,快速完成一部拼接式的影視劇本。”

            編劇蘇健介紹,這種“攢劇本”的寫手在業內一直都存在,以前就用類似方式粗制濫造,但交出的劇本普遍質量很差,未必能最終用於影視劇拍攝,更多是在立項初期被制片方用來招商引資,如今在新的市場需要催生下,可能又撿起瞭老本行。“劇本寫手和投資人都很清楚,他們就是為瞭應付抽審,暫時先有一個完整的劇本,將來等到實際拍攝時,再另外請編劇來寫。”

            編劇行業拒絕“打字員寫手”

            曾擔任網劇《匆匆那年》編劇的田博透露,他目前尚未聽說哪位編劇成瞭“劇本攢手”。他從創作的角度分析,十天半個月寫完一部劇的劇本,對視劇本為藝術創作的編劇來說幾乎無可能,“也許隻有用網上所謂的‘劇本生成器’或者AI機器人寫作才能實現吧。”

            這直接點明瞭“攢劇本”方式下劇本的實用性問題,用來應對抽審的劇本在這種創作導向下很難達到精品的水平,或許連及格線都很難達到。如此粗制濫造的劇本到瞭項目實拍階段一定會被更換,這就會給影視劇項目帶來另外一個難題。“初審的劇本和實際拍攝的劇本有很大的落差,等你拍完後再去申請播出或者上映許可證,可能又需要反復修改成片,導致成片質量下降。”這對劇方來說無異於“埋雷”,在項目初審階段的投機取巧,最終會反噬,導致項目難以完成,對投資方來說也是難以避免的經濟損失。

            蘇健直言,“劇本攢手”從編劇的角度來看更像是打字員型的寫手,純是為瞭湊字數,或許寫出來的劇本還不如機器人寫作。“編劇這個行當應該精英化,雖然門檻不高,但入門後臺階很多。劇本是一劇之本,如果從源頭就開始跑偏,整個影視劇行業提升水準的希望就會落空。”

            欲要知曉更多《劇方申報時要劇本抽審 “攢劇本”應付引業內嘩然》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

            本文來源:娛樂 責任編輯:佚名